绿皮哥哥

儿砸赢啦ヾ(●´∇`●)ノ

哇,贪吃蛇都能结婚了

人在丧的时候,大概只能自我治愈了

想你更新,每局都能更的那种

社情读者:

仙阁赢一场我更新一次!!!!

明狐等仙阁回来:

2018年要等好多好多好多句恭喜AS仙阁!

来到Lofter以后,我才真正明白,什么叫,没有凑不成的CP,只有没开发的脑洞

【骑泰】不胜其耦 番外(隐晦撒糖)

可爱

萧安名:

#玛雅小姐姐!我对不起你!


本期热点介绍:


字幕:(泰神谈女朋友了吗?)
玛雅:没有的事!我以人格担保!!


字幕:(那他没谈恋爱?)
玛雅:我,我,我没说啊……


字幕:(为什么七杀去打野呢?)
玛雅:因为这两个人(七杀和诺诺)比较有默契


字幕:
玛雅小姐姐做客荣耀大爆料
他为何不再惧怕绿甲大佬的摩擦?
他给谁发消息说“我爱你”?
他竟然在节目中公然接受粉丝示爱?
本期荣耀大爆料,为您揭秘!



【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?】


大家好,我是XQ战队的玛雅,在队伍里打的是上单位。


【好。那么在本次节目正式开始之前啊,我有一件事要给大家澄清一下。包括很多观众一直都在问我们节目组,为什么很多次玛雅小姐姐都是“最想在节目上看到的选手”投票第一名,但下一期来录节目的都是排在第二名的选手。好多人都说,你们这个节目有黑幕吧,其实真的不是的,今天玛雅也来了,来给我们节目组洗一下白呗?】


(炸毛)你们能不能别叫我玛雅小姐姐了??我每次在网上搜我的名字,搜出来的都是些什么“XQ玛雅真的是女的吗?”“玛雅为什么叫小姐姐?”“XQ玛雅有男朋友了吗?”,啊啊啊气死我了。


【对不起,玛雅小……小哥哥。那我们再问一遍,为什么节目开播这么久,玛雅都没有来过呢?】


因为绿甲大佬不让。


【哈哈哈,有些观众朋友可能不知道,玛雅说的绿甲大佬其实就是指XQ的教练泰神。每次我们节目组去跟XQ俱乐部联系的时候,泰神都会说,玛雅年纪太小了,怕他上了节目之后飘了,对自己的实力有所误解,所以一直拦着不让他来。】


(意味不明的笑)


【怎么,玛雅还有话说?】


(小小声)他其实是怕我啥都往外说,嘴上没把门,把他给卖了。


【哈哈哈哈哈(那我们还真是请对人了(划掉)),这次为什么就放你来了呢?】


因为你们节目组打电话来的时候他不在。


【……那他去哪里了呢?】


(没憋住笑)嘿嘿嘿。


【?】


(努力正经)我也不知道啊,反正自从四……反正最近他除了训练的时候一般都不在基地,晚上也很少回来睡觉,所以也就管不到这么多了。


【(疑惑)那你们训练或者比赛的状态会受到影响吗?】


有啊,影响还挺大的。你知道泰爷这个人嘛,平时看上去挺随和的,一到比赛的时候就很凶,特别严肃,没事还老拿小本本敲我们的头,但是最近他心情特别好,每天都是笑眯眯的,就没那么可怕了,大家就打得更放松一点,经常会有很亮眼的表现。


【那这么说还是好的一面咯,哈哈。】


算是吧。我们都挺感激……感激……感激泰爷的。(捂住小心脏)


【……怎么听玛雅的口气,泰神就跟谈了女朋友似的?】


怎么可能?!没有的事!我以人格担保!!


【泰神的粉丝听好了,玛雅澄清泰神没有谈恋爱,之前那些都是谣言,你们还有机会!】


(突然支吾)我,我,我没说啊……


【?】
【我们能感觉到玛雅今天有点紧张哈。不要紧张,绿甲大佬要摩擦你,我们节目组会保护你的!】


(很随意地挥手)他最近摩擦不到我的,我有人罩的。


【这个人是谁呢?】


就是……(想了想好像说出来也没什么)四爷嘛。


【四爷?是指以前XQ的射手位knight吗?】


对对对,就是他。


【以前你们队的诺诺七杀包括放纵,来的时候都有提到过,泰神是XQ绝对的队霸,没有人能制得住他,那四爷是怎么罩你的呢?】


很简单啊,就比如说上次我刚起床看见餐桌上一大包M记,太饿了嘛,我就把它都吃光了,结果fk告诉我说那是大哥刚点的。他们都以为我凉了,但我这么聪明的人对不对?立刻就打了电话给四爷,四爷说包在他身上。


【那四爷是怎么劝泰神的呢?】


他没劝啊,就打了个电话给泰神约他一起吃饭。我还专门跑过去偷听泰神打电话,他是这样的,(开始模仿阿泰的软糯口气)喂老四~我在基地啊~对啊刚起床,还没吃饭,怎么啦?啊你也没吃饭吗?要一起吗?我,我什么都没点,没什么可吃的……好,去哪里吃?


然后他挂完电话看见我,就很好脾气地拍拍我的肩:“桌上那包金拱门是你的了。”


【……怎么有股恋爱的酸臭味?】


没有没有,(强行解释)他们的相处模式一直是这样的,我们都挺习惯的。


【哈哈哈,话题好像有点跑偏了,来来来回到正轨。众所周知,你们队的队长七杀当初是打边路的,后来转到打野位,我们都知道这是队伍的需求啊,包括你们队其他人接受采访也都说过。但是我要问玛雅的是,玛雅你也是边路选手,为什么不是你去转这个打野呢?毕竟七杀转型前被称为联盟第一上单,转型打野起初也受到了很多质疑。】


这个问题讲起来还挺复杂的。就是,原本队伍里的指挥位转教练了,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指挥,当时的环境下我诺神是最好的选择,后来的成效大家也看出来了。然后诺神上的话那肯定七杀打野最好,因为这两个人比较有默契,野辅联动嘛。


【噢,所以换位置并不单单是实力的问题,还有配合的问题。】


可以这么说吧。


【提到这个我想多问一句啊,为什么四爷在那年秋季赛结束之后突然退役啊?其实这个问题想必很多小伙伴都想知道,也没处问,现在四爷回来了,玛雅你知不知道为什么,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下?】


这个我不太清楚,(笑)大家之前都猜测是家里出事了,但我个人觉得应该不是。


【好,玛雅表示无可奉告。下一个问题:这个赛季射手又一次加强,很多队伍包括QG也一直都在尝试以各个射手为核心的阵容,我们可以看到赛场上出现了公孙离、黄忠甚至是成吉思汗,但是XQ还是一直沿用虞姬体系,没有针对其他射手进行训练吗?】


训练赛基本上都练过,觉得都可以。但虞姬就是自保能力强一点,一定程度上解放辅助,我们诺神就可以到处游走去骚扰对面了。


【QG注意一下,下次打XQ可以把虞姬给ban掉了。】


哈哈哈哈哈,他们ban过啊,没用的(笑)。


开玩笑的啦,我们当然不可能只会虞姬体系,赛场上一直拿虞姬一方面是因为没有出现什么问题,没必要换阵容,另一方面就是我们教练个人比较喜欢虞姬。老年人嘛,都有自己的信仰。


【泰神的信仰居然是虞姬吗?】


不是,四爷的信仰是虞姬。


【……好的下一个问题——这是一个热点问题哈——前段时间kpl圈最有热度的话题想必就是老帅的婚礼了,玛雅你也去参加了,还发了微博,配字是“终于到了这一天”,是对老帅结婚这件事很有感触吗?】


(又是意味不明的笑)


【……玛雅今天好像很喜欢笑】


我为老帅开心,真的,但其实我……(欲言又止,努力憋笑)我,真的很开心。


哦,你刚刚问什么来着?


【对老帅结婚这件事很有感触吗?】


感触肯定有啊,老帅也是老前辈了嘛,我们后来人都是沿着他们的脚印一步一步走过来的,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以后的自己。有一天我也会退役,然后成家啊立业啊,结婚的时候也要请一堆兄弟聚在一起。但我是不会请大哥当伴郎的,他长得太帅了,会抢我的风头。


【所以这次老帅也没请泰神当伴郎,哈哈哈。】


(有点奇怪)他请了啊,就是后来……(突然反应过来)后来大哥临时有事,就,就让梦老师顶上去了。


【诶?这件事大家好像都不知道,能给我们详细讲讲吗?泰神有什么事?方便透露吗?】


人生大事。


【……】
【没了?】


嗯。再说下去四爷也救不了我了。


【……好的让我们来问下一个问题。常规赛已经结束了,XQ又以小组第一的姿态进入季后赛,首场比赛要面对老对手JC,有什么话是想对JC说的吗?】


放心吧,败者组不孤单,我们会把QG送下去陪你们的。


【玛雅很有信心嘛。】


(很谦虚)队风,队风。


【好,那么倒数第二个问题来自粉丝留言。网友“玛雅我要给你生猴子”提问:玛雅小……玛雅,大家都说kpl是gaypl,你在这个圈子里也待了两年了,感觉自己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?】


哇我真的是出淤泥而不染了,你都不知道XQ内部有多gay,就每次队内五排,都是两对cp一个单身狗,对,那个单身狗就是我。


【——也就是说,XQ其他人都有cp,只有你没有?】


是。(顿了一下,有点委屈)我只有一群爸爸。


【那这位网友可以放心了,你的梦想还是有机会实现的。】
【好了,最后是我们喜闻乐见的大冒险环节!首先要感谢玛雅来参与我们的节目,还给我们透露了这么多内幕消息,如果做好心理准备的话,就可以开始抽签了……好的,玛雅毫不犹豫,抽到的是……给你们教练发消息说“我爱你”?】
【这谁选的题?是不是跟我泰神过不去?】


(苦涩地笑)可能是跟我过不去。


【但开弓没有回头箭,玛雅,鼓起勇气吧!】
【我们可以看见玛雅颤抖着点了发送键,泰神什么时候能看到这条消息呢?】
【没过半分钟电话就打过来了!玛雅要接吗?】


(一脸视死如归)喂?
(表情缓和下来)是啊,是本人。
我在参加节目,就是那个荣耀大爆料,真的。
他们非让我发好嘛!!我不想的!!
别!别!!我还要靠你罩着啊四爷!!你不能就这么置之不理啊!!!
我错了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……
我对大哥一点想法都没有!我是直的!!真的!刚刚还有个粉丝说要给我生猴子!我答应她了!


【网友】玛雅我要给你生猴子:

同求

(≧▽≦):

跪求西米露啊啊啊…我做梦都不放过他俩了哭唧唧,求各位太太行行好给点粮吧!
_(:зゝ∠)_

杀诺——你干嘛惹我辅助啊!(架空 ooc)

超可爱的

我又初恋了:

 恋爱脑害羞攻X哭唧唧日天受




~01~




  XQ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就是你可以得罪阿泰也不能得罪诺诺,不是因为诺诺比阿泰更暴躁,而是因为诺诺喜欢哭唧唧,小眼睛里面说着说着就带着两滴晶莹的泪水,七杀的心态说爆就爆。




   在对决WF的第四场的时候,七杀看着对面三个人上来,已经面瘫着放下手机打算迎接第五盘了,下意识的往台下瞥了一眼,就看着诺诺已然快要哭的表情,七杀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心想着:我家辅助又要哭了。


   谁知,阿泰就这么一个人拿了个伪四杀守下来了,七杀又看了一眼自家小辅助,眼圈都还是红着,笑的见牙不见眼


   七杀有点郁闷了,心想着,自己辅助大概是要移情别恋阿泰了.......


   无巧不成拙的,高地剩下了自己和放纵两个人,看着对面上来的四个人七杀冷着脸说:“放纵,我觉得我们已经差不多了。”


   放纵心态倒是好,话里面还夹杂着几句英文:“下一场见baby~但是输也要输的有尊严,我去骗个大。”


   七杀就斜眼看了一下自家大哥,已经放下了手机举着矿泉水抖起来了........一旁的四爷明显已经放空了,盯着手机的眼睛已经没了焦距。


    自后守下来了,大哥放下水,声音有点发抖的吼:“WOC!我杀爷牛逼!回去加个鸡腿!!”


    七杀倒是不在乎,看了眼台下的诺诺,自家辅助笑的一如既往,就是脸上还带着一点炫耀,七杀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有点甜蜜是怎么回事?


    最后好歹是各种离奇的4:2赢下了比赛,退场之后诺诺第一个冲进了后台抱住七杀说:“杀弟弟你真的特别棒!”


   七杀一听这声音,得,又tm激动哭了,要是真的拿了冠军,这小辅助估计能在台下哭晕过去.......


    一旁的阿泰带着嫌弃脸,看着自家队伍假装各忙各的样子,就知道今天的采访又TM要自己上了。




02




    诺诺超级狂,比阿泰还狂,这是XQ公认的,用放纵的话来说就是:“一个彩笔你有什么资格狂?”


    七杀有点不乐意了,小声的嘟囔道:“你别diss他了。”


    放纵仗着自己位高权重(被阿泰宠爱)掏了掏耳朵:“七杀,用我们重庆话来说就是——耙耳朵男人怕老婆。”


    七杀又不乐意了,看着放纵说:“我可不怕诺诺,他没啥可怕的。”


    放纵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,带着嫌弃渍渍了两声说:“MDZZ!”










    七杀特别喜欢和诺诺双排,有时候为了补时常,七杀不得不直播总是会拽上诺诺,诺诺拒绝的时候,七杀小声的加上一声“哥哥”,就可以把诺诺哄的开开心心,屁颠屁颠就跟着他双排了。


     诺诺一直都很皮,和阿泰简直是一脉相承,和七杀偶尔的上头不一样,诺诺是那种明知这么干很危险,但是还是会忍不住去试试看的那种类型。


    大乱斗的时候,诺诺特骄傲的给七杀说:“我最近练了一个贼6的英雄,王者峡谷最真的男人!!”反手就掏出了个程咬金


    七杀就特别喜欢诺诺这个傻乎乎嘚瑟的不行的样子,如果有尾巴都能翘上天了


     其实七杀是一个有秘密的人,比如当初他喜欢的是阿泰不是诺诺,比如七杀其实比诺诺想象当中的更喜欢他,比如诺诺其实一直觉得七杀还是喜欢阿泰。


    七杀一点都不在乎诺诺怎么想,就像和诺诺双排的时候,七杀暗戳戳的自己拉个电话本自言自语:“傻诺诺傻诺诺,笨,又开始皮了。”


    诺诺浪死之后会带着一脸不可置信的吼:“woc!杀弟弟!给我报仇!”


    七杀也总是乐意配合:“谁打的你?你给我说!他参与了吗?!”




   






    有一次七杀喝醉了,诺诺抱着啤酒瓶和放纵有一搭没一搭的坐在阳台上侃大山,放纵大着舌头说:“诺诺你命真好,七杀都快把你宠上天了。”


    诺诺不服气,斜眼看了一眼放纵说:“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。”


    放纵砸吧了一下嘴说:“生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
    诺诺看了眼楼下阿泰和四爷回来了,诺诺有点小心眼的搂了一下七杀说:“反正你喜欢谁不重要,我谁也不给。”


    放纵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诺诺说:“你发什么神经。”


    盯了一眼阿泰,诺诺恶从胆边生,随手就给了放纵一个栗子:“你TM未成年你喝个P的酒!不许喝了,给我滚回去睡觉!”


    放纵揉了揉脑袋对着屋内大吼:“FK!!!!!你儿子 发酒疯了!!!你管不管?!!”


    放纵跑进了屋内,诺诺吹着风,把七杀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,带着恶趣味说:“要是你敢对不起我,我把你扒光了放在这里吹风。”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:“一整晚!”


   七杀拱了拱身子,梦昵道:“大哥.......”


   诺诺瞬间变了脸色,开始扒七杀的衣服,阿泰刚开推开了阳台的窗户看到了这一幕有点震惊:“这么开放的吗?”


    诺诺看着他气不打一出来:“草拟吗的狗男男!”


    推开了七杀直接让他头着地,站起来就走,走到阿泰身边瞪了他一眼:“老牛吃嫩草,不得好死!”


    阿泰也炸了,指着诺诺两人就开始怼,怼到最后FK和四爷把两个随时准备干架的人拉开了。


    七杀是半夜被冻醒的,衣服被扒光了,脑袋贼痛,不出意外明天铁定得感冒。




  




    第二天,七杀顶着一脑袋的包,打着喷嚏看着横眉冷对的泰诺两人,完全摸不着头脑,放纵在一旁嚼泡泡糖跑过来站在七杀旁边说:“我给你说杀弟弟,诺诺发酒疯贼可怕。”


    “别没大没小的,滚。”七杀说了一句,有纳闷,他这么久就没见诺诺醉过。


    诺诺看着七杀过来,掐着七杀的肉,使了狠劲儿,七杀被拧的生疼不知道该不该叫出来,他很肯定诺诺憋着气,而且还气的不轻,更重要的是有可能还是因为自己.......


   阿泰有点气不过,站起来指着七杀说:“七杀你就管管诺诺吧,一天到晚不知道XJB比比啥,昨晚上居然说你TM喜欢我!”


    七杀有了一瞬间的慌乱,自家辅助这气生的,没毛病.......


    就听见阿泰还在忿忿不平:“诺诺你真的就是个傻逼,除了会哭一无是处。”


    放纵手做喇叭状,看着热闹不嫌事大:“四爷!!!!!阿泰和诺诺正在争七杀啦!!!!”


    被阿泰和诺诺一人一脚,踹到了沙发上,诺诺和阿泰继续了昨晚上的吵架,诺诺眼看着就要哭了,七杀站在诺诺旁边,紧张的拉住诺诺,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对着阿泰吼:“阿泰!!你干嘛欺负我家辅助啊!!!”


   喧闹停止了,安静了一秒,阿泰菜要死要活的对着楼上吼:“老si!!!他们夫妻两欺负人!!!!”


..........


   随风:我大概是个透明人8。